在摔角的世界里,离不开摔跤,离不开地面缠斗和锁技,就不能不提一个人,他就是科特.安格,因为他不但是WWE冠军的大满贯得主,还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自由式摔跤比赛的金牌得主,杠杠的实力派,他被人们誉为“摔跤机器”,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安格的一生中关键时刻总是被死亡所包围,他曾经为了止痛在滥用药物中挣扎,好在后来他从个人悲剧中汲取了力量,清醒过来,如今52岁的安格,重新开始健身,他说自己仿佛回到了30岁。

科特·安格,1968年12月9日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黎巴嫩山小镇,家里有6个兄弟姐妹,他是最小的一个。安格的摔跤生涯开始于7岁,他从小就有摔跤天赋并擅长摔跤,在小学时就赢得了几枚金牌,好像注定就是为摔跤而生的,他被人们认为是摔跤天才。

安格非常享受冠军和荣耀的感觉,他回忆小时候,曾戴着摔跤金牌去上学,他说:“我记得有一个孩子,他抓住了我的金牌的丝带,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旋转它,并把它扔了出去,结果,我的金牌撞到了墙,撞出了很大的凹痕,那是我最后一次带它去上小学。”

1984年,安格的父亲在一次建筑事故中不幸丧生,那时他才16岁,安格在自传中写道:“如果我必须指出人生中一个关键转折点,那就是它。我长大了,克服了父亲去世的那一天的恐惧,我发誓我要竭尽所能成为奥运会冠军。”

1988年,安格被授予FILA少年世界自由摔跤冠军,当时安格以29-8-1的成绩获得了EWL冠军并获得了NCAA的参赛资格,他被EWL评为“年度最佳新人”。

长大后,安格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州克拉里昂大学,并于1993年毕业,获得了教育学学位。

1988-1992年,在克拉里昂大学期间,安格成为了一名杰出的摔跤手,曾是4年级首发和3年级重量级金鹰队的队长。在1989赛季穿上红衫之后,安格取得了35-0-1的战绩,赢得了PSAC和EWL的桂冠,随后进入了NCAA,并获得了他的第一个NCAA I类冠军。

1991年,安格赢得了PSAC的冠军,虽然受伤病困扰,但他赢得了EWL的冠军,并以惊人的26-2的成绩获得了NCAA I区国民队的第二名。

1992年,他恢复健康以后,以26-0的全胜战绩,赢得了PSAC,EWL和他的第二个NCAA I级冠军。安格以116-10-2的惊人战绩,获得2个NCAA冠军,3个全美冠军头衔,4个EWL冠军和三次获得PSAC“年度摔跤手”称号。

在进入奥运会的前一年,安格输给了舒尔茨,并在美国公开赛上受伤,导致脖子骨折,所以,在每次比赛前5分钟,安格都会接受药物注射以减轻疼痛,这样才能进到下一轮。

安格在1995年以220磅的重量成为世界自由式冠军,他在1996年亚特兰大夺得金牌就更令人印象深刻:两个椎骨骨折,两个椎间盘突出症,以及四块不同拉动的肌肉,后来,安格发展到吃止痛药成瘾的地步。

安格是宾夕法尼亚人,当时是“狐狸猎手”俱乐部的成员。他的教练是1984年奥运会摔跤冠军戴夫·舒尔茨,但他的教练后来被约翰·杜邦枪杀。

安格说:“不幸的是,我讨厌承认这一点,但是如果我不是狐狸猎手队员的话,我可能不会赢得我的金牌,我可能不会认识戴夫·舒尔茨,也可能无法实现我的梦想。之所以这么糟糕,是因为不得不感谢约翰·杜邦的能力,他让我能够全职参加摔跤运动,并赢得了1995年的世界冠军,获得了1996年奥运会金牌的巨大成就,但是他杀死了戴夫舒尔茨。

俱乐部会发展到今天,事实证明,它真是太糟糕了,但是随之而来的许多摔跤手可能不必担心钱,可以很好地训练和比赛了。”

舒尔茨本人是奥运会冠军,却被疯狂的百万富翁约翰·杜邦谋杀,这起事件在2014年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电影《狐狸猎手》中进行了记录。

安格对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记忆犹新,但他也不会忘记那一刻深深的痛苦。在100公斤级决赛中,安格和伊朗人阿巴斯·贾迪迪在常规赛和加时赛后以1-1并列,最后冠军的判决权在裁判手中,经过深思熟虑,裁判站在两个摔跤手之间。

他握住两个人的手腕,准备向乔治亚州世界会议中心的人群以及运动员们展示冠军。

安格清楚地记得,在他的视野中,贾迪迪的左臂正在抬起。安格说:“我以为我输了。” 伊朗人也正在举起自己的手臂。不过就在瞬间,裁判抬起安格的右臂,安格最后成为了获胜者,安格喜极而泣!

安格说:“我感到非常激动,因为我遭受了重创,但最后被告知我赢了!这是一次非常奇怪的经历,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感觉就像我父亲又死了,那就是我的悲伤,然后,突然之间,你赢了!”

安格获胜后立即想到两个人,他跪下祈祷,首先是他的父亲戴维,他在安格尔16岁时死于建筑事故,其次,是1984年奥运会摔跤冠军戴夫·舒尔茨,他的教练在奥运会前六个月被约翰·杜邦谋杀。

安格后来成为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运动会最著名的金牌获得者之一,尽管受了伤,他还是赢得了比赛,并获得了重量级(90 – 100公斤)摔跤的金牌。

这场比赛其实是安格的最后一场比赛,还是奥运会决赛,他作为自由式摔跤手的最后一刻举起了手臂。“我想做的就是赢得世界冠军和奥运金牌,而我都做到了。就我的职业生涯而言,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没有比它更适合的。”安格抽泣着说道。“如果我今晚去世,我将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安格于1998年加入WWF,他与WWF签订了10年的合同。他说:“史蒂文.奥斯汀是我涉足这一行业的原因,1998年,我爱上了他,我想成为他,我想像他一样,我爱他的性格。当我决定加入WWE时,我的想法是成为另一个奥斯汀。我本来是个书呆子,奥林匹克金牌得主,但后来却成为了与我性格相反的人。第一次真正与奥斯汀搏斗,让我梦想成真,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和他摔跤,但这真是太棒了,我真的很喜欢。”

既然是玩摔角,自然离不开地面缠斗和锁技,在WWE中擅长锁技的人不少,但在职业摔角世界里,拿过WWE的冠军,还拿过奥运会摔跤冠军的只科特.安格一人。

虽然安格的身高只有178厘米,体重100公斤,在怪物林立的摔角界没有什么优势,但他也能扛起300多斤的马克.亨利来个背摔,而他的独门绝技是他的安格锁。

安格锁: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锁技,不管是谁被安格锁锁上,基本上只有痛苦求饶一条路了。

安格通过赢得欧洲锦标赛和洲际锦标赛等多个冠军头衔而加快了职业生涯。安格在击败巨石强森之后成为第一个同时获得奥运金牌和WWF冠军的人。安格在20人皇家大战中的SmackDown上赢得了比赛,他淘汰了马克·亨利,并成为世界重量级冠军。

安格囊括了许多头衔和名望,他曾六次获得世界冠军(四次担任WWF / WWE冠军,一届获得WCW冠军,一届获得WWE的世界重量级冠军),一届美国冠军,一届洲际冠军,一届欧洲冠军,曾经的铁杆冠军和曾经的WWE标签队冠军。

安格于2006年从WWE退役,加入了另一个著名的摔跤组织TNA。在那里,他五次赢得了TNA世界重量级冠军的头衔,他还是TNA名人堂的第二位候选人。他一直是摔跤手,曾在重量级摔跤历史上赢得WWE和TNA的三冠王。

安格的一生都在关键时刻被死亡包围着,他从个人悲剧中汲取了力量,安格承认他从来没有以正确的方式来处理它。

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天,也是他的祖母去世一周后,安格赢得了他的第一个NCAA业余摔跤冠军。后来,他的母亲也在2015年因癌症去世。

他的姐姐于2003年因过量服用而去世后的第二天,他在参与一场与布洛克·莱斯纳的为时60分钟的铁人对抗比赛,安格称:“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好的比赛之一”。

安格的兄弟大卫在家中杀害自己的妻子唐娜·安格后认罪。在悲剧性的家庭纠纷一个月后,安格在匹兹堡市法院擦掉了眼泪,他走近自己的哥哥,向哥哥挥手致意,然后拥抱了已故嫂子的家人。

他也有自己的恶魔,他在滥用药物方面挣扎,他的成瘾之路始于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胜利的那年,在WWE工作期间,他的脖子出现问题,导致止痛药成瘾性上升,失去了控制,并进一步导致了,酗酒等问题。

最终,在2013年DWI在德克萨斯州被捕后,安格进行了康复检查,这是他6年来第四次与酒驾相关的逮捕。不过,好在他后来清醒了,这延长了他的职业生涯和生命。

作为摔跤手,安格遵循非常健康而自律的生活方式,他采取适当和均衡的饮食,还遵循严格的锻炼计划。安格说他一生中有不同的目标。从成为奥运会的冠军,到成为一名职业摔跤手。现在,他已经从职业摔角中退役了,人生目标对他而言意味着保持健康。他是一个有家庭的人,现在他希望保持健康,并看着他的孩子长大。

在职业生涯的顶峰时期,他每天要锻炼10个小时,他一整个星期都没有休息日,他的早晨锻炼包括长达一英里的热身跑步训练,他会选择该地区最陡峭的山丘,然后在山丘上下冲刺200码,然后是自行车40分钟,然后是跳绳40分钟,接下来,他会进入桑拿浴室沐浴。

下午的锻炼时间为4个小时,包括摔跤训练,如现场摔跤,技术训练,健美操,核心训练和适应训练,还包括两个小时的体能测验和力量训练,他说,这就是他为奥运会做准备的方式。

安格认为,均衡饮食是保持健康和健身的关键,他的早餐是蛋清和低糖燕麦片,午餐是两个鸡胸肉和一大碗色拉,以增加纤维和蛋白质的摄入量。午餐后,他会喝蛋白质奶昔。晚餐时是自制的牛排和一大碗沙拉。对于零食,他更喜欢在睡觉前用爆米花和蛋白质奶昔。

安格说:“人们希望一切都得到快速的结果。但是那是错误的态度。一个人需要设定一个长期目标。如果你锻炼了两个星期然后失去了兴趣,因为他们的身体没有变化,那将是不现实的。对身体的影响不会很快出现,因此需要与训练保持一致才能看到结果。”

安格现在与妻子乔瓦娜·扬诺蒂一起生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乔瓦娜·扬诺蒂是他的第二任妻子,而他的前任妻子是卡伦·史沫特莱。他与第一任妻子有两个孩子,在他的现任妻子的陪同下,他有四个孩子,其中一个被收养。

虽然安格今年已经52岁了,他正在恢复训练,他看上去比任何年轻的摔跤手都更健康,他说:“年龄是一个数字,这一切都在脑海中。在某些日子里,你可能会感到已经85岁了,在某些日子中,你可能会感到才25岁,不过,该死的,能够再次努力训练真是太好了……感觉就像我才30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